6月1日,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国家能源局联合印发《关于2018年光伏发电有关事项的通知》(因文件落款时间是5月31日,因此业界称为“531新政”或“光伏新政”),被视为“行业急刹”的光伏新政中明确:

2018年在国家下文前各地不得安排需国家补贴的普通电站;对分布式光伏进行规模管理,2018年安排10GW;此外,“自发自用、余电上网”分布式光伏全电量补贴降低至0.32元/度等。

6月3日,刘汉元、曹仁贤、瞿晓铧等11名光伏大佬致信新华社,发表“关于企业家对三部委出台531光伏新政的紧急诉求 ”的联名信。

关于补贴:他们表示如果把全社会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全部收上来,缺口就会大大减少。现在中国每年给火电的补贴有1000亿,而且是财政保证,那为什么不给光伏这个清洁能源做到补贴不拖欠并及时到位,从2015年底到现在拖欠光伏的补贴已经达到1000多亿。

关于是否需要补贴:光伏大佬们认为,在国外最低光伏电价可以做到0.14人民币,但他们是零地价、零税收、融资成本不到3%,甚至还有补贴,而我们建电站土地要高价租金、还要上交各种税,有时一个荒山,甚至废矿都要交土地占用费、林业复耕费,各种道路占用赔偿费,包括电力三产公司的漫天要价,还有地方政府要求的配套投产、扶贫要求等等,融资成本也很高,这样使非光伏系统投资成本大大上升。

所以,光伏行业要真正平价上网还需要3—5年时间,行业需要继续支持。但5月31日《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国家能源局关于2018年光伏发电有关事项的通知》一出台引起了全行业的巨大反响,大家都觉得天要塌下来。

标杆电价下调大家可以接受,毕竟系统成本在降,对于分布式光伏电力市场化交易大家热切期待。

现在关键问题是:

         一、文件突然发出并马上执行,没有给大家留有时间,因为大家许多项目是按国家能源局以前发布的文件要求在建设,现在一下没有了指标没有了补贴,那项目是否还要继续干?损失由谁承担?  二、按照文件精神今年新增光伏装机没有普通地面地站指标,许多企业是根据国家能源局2020光伏发展规划在做扩产计划,国际市场有增长估计也远远抵不上国内的下降,这样对行业企业影响会非常之大。  三、对于分布式光伏工商业自发自用,以及户用光伏这种最好的应用方式,这几年通过国家及地方政府的特别支持,加上光伏企业的不断大力宣传,工商业主及民众已经开始接受这个新生事物,而且这是我们今后光伏应用的一个重要方向。如果今年5月31日后没有并网项目、没有补贴,对他们尤其全国10多万的家庭是很大的打击,甚至会引发社会矛盾,从而会影响今后这个重要市场的发展。所以,强烈建议给予已经合法批准开建的项目一定的缓冲期。大家完全理解行业发展存在的问题与压力,愿意与国家相关部门共同来承担,但只是希望变革不要太激烈,怕行业承受不了,一下陷入困境,这样对行业会是一个很大打击,同时,也希望政府相关部门多听听行业意见,决不能出现一切而且违背以前文件精神的新政策。

(以下是紧急诉求的原文:)

在这里,光伏盒子呼吁所有看到本文的光伏人转发本文到朋友圈,共同为光伏和新能源的发展呼喊。同时,也请您把自己的意见和看法在文章底部留言给我们。

我们期待部委领导们能够广泛听取光伏光伏人的建设性意见和百姓们的呼声,及时给与小型工商业项目及户用光伏单独指标。维护来之不易的户用光伏市场的健康生态,尽快出台对于531新政的最新解释和补救措施。

来源:光伏盒子